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重庆针灸推拿健康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针灸推拿学习网 首页 名医博文 左常波 查看内容

针灸日记

2011-12-31 21:4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3514| 评论: 0|原作者: 虫语花香

 这段云游时光,是我生命中特殊而重要的经历,还将继续下去。当我的人生无以为继时,我选择了改变与放下,需要勇气和付出代价,但不置死地如何后生。感激很多人,给我放下的机会的人,默默支持我的人,为我治病治心的人,爱我的人。我曾对paul说:中国有句古话,大恩不言谢。这句话,就是我对所有人的谢。说是悟道也好,醍醐灌顶也好,现在的我,终于明白:求之而不得时,转身即可。

  
  针灸日记(1)

  

    如果我说,针灸是一场奇妙的心灵之旅,会有人信吗?
  病是不幸,有人救是幸。
  鱼医生施针前需要一个小时,用来提问和寻找病灶。我的椎动脉型颈椎病,“果”是不定期、无预兆地突然天旋地转昏倒在地,“因”是长期保持一个姿势,肌肉僵硬而压迫血管,椎动脉痉挛而导致脑供血不足。
  施针前我左右转动脖子,到极限处停止。鱼仔细地寻找最僵硬和疼痛之处,他多年一直研究如何最大程度减轻病人痛苦,比如叫我咳嗽,在那个瞬间飞快地将针弹进去,其实这种针感很轻微,对于身经百痛的我来说,可以忽略不计。
  确认我右边比左边严重,就开始施针。针刺得很深,他轻轻地调针,几乎感觉不到,当出现明显的胀痛时,就表明找准了病灶。随着调针,胀痛感会反射延长到其他地方,位置很深,最神奇的是,被反射到的点,都是平时最痛最难受的地方……从前我都是直接在那些地方找问题,总是不得要领。
  这便是治本与治标的区别吧。
  针已经取出,但还有明显的针感,鱼说,针感会停留两三天,它仍起着作用。
  扎了三四次,再转脖子时,已经明显比之前转的角度大得多,我兴奋得疯狂转头。-_-七八针扎完,简直可以看到身后的东西了,但右边还是不行,等待下次扎左肩……
  然后是手脚冰凉的问题,有时候夏天,穿着鞋袜,我也会感觉脚凉得发痛。方法是小小地“放血”,在手指上找几个点放血,找的依据我不懂,只是有一只手指的血明显发暗,说明体内有寒。为什么一只手上的手指放出来的血颜色会不一样?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  再然后是调节“肝经”和“胆经”。在大脚趾和二脚趾之间有个穴位,我平时别说按,就是摸着也很痛,鱼给两个穴位同时扎上针,同时用手法调针。
  鱼问,闭上眼静静感受,能看到什么?
  记得三年前,他施针时也这样问过我,当时的感觉很模糊,虽然偶尔有感觉到亮光,但不明确。这次却是异常清晰的一团蓝色,然后变成更亮的紫色,过了一阵,有一团团的黑色像墨水一样向我滴来,鱼说,黑色会慢慢变小和消失。
  我感觉那黑色不断地旋转、弥漫、消失,有点像风吹散了薄云,又像一滴墨水被水浸散。不断重复这个过程,但每次都不一样。
  鱼问,有没有看到一团很亮的亮光?三年前我从未见到那团亮光,今天竟然有闪瞬即逝的亮点出现。我记得他说过,那是人的元神。可惜那一瞬之后再没出现过。
  鱼说,现在的我,已经比三年前的生命能量强了许多,所以才能清晰地看到从前没有感受到的东西。
  停止施针,一切又归于平静。就像从未出现过那些亮点,浸散,旋转,我就像做了一场梦。
  针灸的过程,从未有过的平静和放松,我知道,那是因为发自内心的,强大的信任感。这种感受,本身对身体的恢复也有很大帮助。可惜的是,生性多疑和悲观的我,只有在极少数时间和条件下,才能享受到真正的愉悦和放松。在这一点上,鱼的存在,带给我极大安慰。
  
  这几天和鱼聊了很多,印象深的有两个问题。
  1.什么是善。
  鱼说,恻隐之心即是善。并非只有行善事才是真善。存善念时,一颗种子就种下了。
  2.什么是因果。
  从前无意种下的因,会在未知的某时某刻呈现果。因果没有绝对,当一颗种子埋进土里,10年后将要长成的那棵树现在存在不存在呢?更重要的是,这颗种子,不一定会长成树啊?

  针灸日记(2)

    画右边的字是鱼医生写的。

 

 

  早上九点多,鱼从澳门赶来珠海,继续针灸。他问我睡得怎样,我才想起,一向睡眠质量不高的我,竟然一夜香甜无梦。这是针灸的附赠小礼物?
  
  鱼说,局部用针是写实,需要精准,细腻,完整。远端用针是写意,需要大气,大胆,笔断意不断。这大约是“以形写神”和“以神写形”的区别吧,两者结合,才算完美。
  在肩膀上找平时最酸痛和难受的点,即是局部用针,所以非常精细,慢慢寻找,不能有遗漏。针拍进去以后,细细调针,直到刺中最痛点,针感扩散为止。那种牵扯感,有时向背部,有时向头部,都是平时经常难受的地方。
  今天的重点依然是右肩。找到了几个比昨天更明确的点,结果自然是扎起来更痛和反射区域更明显。很多时候,反射区的疼痛超过了针刺点的疼痛。
  
  每次鱼都会问我,有了吗,牵扯到哪里?我突然好奇心起:如果一个病人不擅描述,是错误的反馈怎么办?(由此联想到很多可能出现的搞笑事件……比如医生问:有还是没有啊?病人说:你说有没有?医生说,这个可以有;病人说,这个真没有……)可惜鱼答:我手上有感觉的,只是要证实一下而已。
  右边被仔细检索后,几乎扎了二十针(时间有限,把原本需要三四次扎的针一次性送给了我的肩膀)。最后还查漏补缺加了两三针%^$^#@,看来已经搞定。再检查左边……额滴神呐,原来左边也并不比右边轻微,它只是比较低调而已!估计鱼被我的颈椎病严重程度折服了,不过他对自己的手能摸到的病灶都很有信心,会有一个清晰的判断:问题出在哪里,能搞定到什么程度,需要多长时间……
  所以,对于针灸来说,最重要的是发现问题。
  
  扎左边时,有一针几乎让我跳了起来,不是因为疼痛,而是不能控制的抽搐,快速地由局部扩散到头顶和背部。鱼说,那是一种释放。鱼说,你感觉针刺得非常深,其实是它的针感传导得深,物理深度是很浅的。他比划了一个深度给我看,我拼命点头,心里却想:已经够深了……
  之前都是用的细针,最后要补一针粗针,鱼提示:这次真的要勇敢啦。(呃,难道我之前不勇敢吗?)我问:应该提前告知病人吗?鱼答;很矛盾,也可能会让人感觉更痛。
  看来,我终于提出一个比较有深度,连医生也很纠结的问题。还好,有了向我开炮的心理准备,我并没有觉得粗针更痛多少。
  
  左边扎完以后,缓慢地转动脖子,明显又比之前能转动的幅度大了。现在我已经能以“接近正常人”的幅度上下左右转动脖子,说明肌肉已经放松了很多。这样的改变,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实现,是多么的美妙。真的,只能用美妙来形容,因为那是希望的力量。没有久病过的人,很难体会吧。
  
  扎疼痛和僵硬的地方,是为了放松那里的肌肉。我第一次昏倒之后住院十天,拍过X光片、TCD(颅内多普勒)和核磁共振,结论是颈椎屈度变直加双侧椎动脉痉挛,以及一侧颈动脉缩小。当时输的液都是扩充血管和促进血液循环的。鱼说,无论颈椎变直还是血管缩小,都是肌肉僵硬的压迫,一味扩充血管,就相当于一个人被绑住了,使劲去按摩和放松他,肯定有一定效果,却不能治本。正确的方法应该是拿掉绳子。肌肉松弛以后,时间长了,屈度会自然恢复。
  唯一要求我做的配合,是不要长时间低头或者保持同一个动作,坐在电脑前一小时内要走动或运动几分钟。肌肉松弛以后,再配合专门的枕头才会有效。
  我以前接受的信息都是颈椎病是不可逆转的,已经变形的颈椎是不可能变回去的。如果屈度改变真的可以恢复,当然是个好消息,但是我纳闷的地方在于,也许几年、十几年才形成的屈度改变,能在很短时间内恢复吗?如果真的成功了,那将是对我人生和疾病经验的彻底颠覆。
  我满心期待。
  
  每次针灸完,鱼都会夸我配合得好,无比信赖和放松。因为扎脖子是针灸中相对比较痛的,他总是幻想在完全没有痛苦的情况下,可以做到同样的效果。其实,这一点都不重要。希望的痛和绝望的痛,对病人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涅磐的痛,很难说是不是一种幸福。
  
  
  继续记录对话。
  1.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是柔弱。
  我不知道是否因为我过于柔弱,鱼才给我这样的心理暗示,但我乐于相信。回过头去看,生病的这几年来,对生命是巨大的消磨,但仍可以幸运地一往无前,不曾被打败。
  2.双向。
  中午,下着暴雨,画下窗外一株不知名的植物。鱼说,多年来我一直讲董氏奇穴,其实是董氏奇穴在演绎我。而你画下这株植物,其实是这张画在表达你。
  3.不要太用力。
  用7分的力气可以做到10分好,用10分的力气会弄伤自己,往往只有7分好。画画的人,针灸的人,放松或紧绷的心态,会有完全不同的效果。比如一个处处紧张收缩的人,会让人感到难受。又比如,哪一场太用力的恋情,会得到一个完美结局?只是,用力与认真,并非完全等同。
  4.任何事都有影子,只是你不一定能看到。所以,永远存敬畏之心。
  5.当你感觉到问题,把问题找出来的时候,问题往往已经不存在了。
  6.择人。
  “信巫不信医者不治,爱钱不爱身者不治。”其实我想,不爱自己健康的人,医生又怎么救得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 针灸日记(3)

    1. 溯源
  人有一种习惯叫“溯源”。当一件奇妙的事发生,就会回头去寻找它出现的机缘。
  有时候,我回头会惊出一身冷汗,幸好啊,幸好多年前那一“念”种下了因。
  如果我当初没有流着眼泪去网上寻找摩卡,如果鱼当初没有从澳门飞去沈阳寻找摩卡……就不会有此后的一切。这个机缘要从很长很长的从前和故事里追溯起,不能再言说,现在,是第五年。
  鱼说,我真幸运。我和摩卡说,我们真幸运。
  但也不必多想,注定的际遇,不以这种形式呈现,就会以那种形式呈现。
  
  2.记录
  昨天和摩卡见面了,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,却性格迥异。不过同一天生日和同一种血型,自然让我们有别人无法达到的默契和知心。以及相同的气场。
  摩卡说,你只是在写一个医生,不是在写鱼,我们熟悉的朋友。
  我细想,是不是正因为我写得太“用力”。也许那些关于针灸过程的细节描写,让文章读起来晦涩。我只从自己的角度去体验针灸,如实而详细地记录当下。而鱼是比文章中呈现的更为生动及亲和的朋友。比如,是研究禅宗的,有很多故事的,重视修为的,永远精神抖擞的,自信的,忙碌的,追求完美的,笃定的,热情的,善良的,敏锐的……无穷无尽的。
  容我继续记录,也许慢慢就能勾勒出真实的鱼。
  
  3.其来不可逢,其往不可追
  继续说针灸。
  我曾看过鱼的针灸讲座,提到“我认为上乘的针法,不刻意求“气”和求“炁”,而在于求“机”,一派天真自然。经云:机之动,不离其空,空中之机,清静而微,其来不可逢,其往不可追。令我久久回味。”
  我看不懂这段文字,只是对于“其来不可逢,其往不可追”很有感触。因为远端施针时,当我闭上眼静静感受,那眉间的蓝灰色和紫灰色、黑色的旋转和消散,就如这样的感觉,无法追逐,不可控制,亦不能阻挡,在虚无与清晰之间摇摆,只能顺应。
  我全身心去感受它的存在时,如入无人之境。凡尘俗事皆远去,我的世界里没有任何具体的“事”或“情”,只有似乎无限深远的旋转往复。
  这个过程,就如鱼所说:回归自己的内心,倾听内在的声音,感受内在的体验。此时,离自然最近。
  
  4.暖
  鱼在我的右手上找一个穴位,轻轻地调针,和脚上的穴位一样,眉心也有微妙的光感。过了一会儿,肠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胃和小腹被一股暖意笼罩起来,。
  我突然想到,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“大叉穴”吧。那是鱼发现并命名的一个穴位,在大拇指和食指连接处。至今还未证实这一点,下次见面要问一下鱼。
  还有一种暖,来自鱼的掌心。他将双手使劲搓热,放在刚扎过针的肩膀上,发烫的力量传导下去,扎针的疼痛立刻减轻了许多。
  我知道这是针灸和推拿中常用的方法。而且,同样的手法,来自别人的帮助,总是会比自己做的效果要好。这也许是神奇的传导吧,因为凝聚了另一个人的“功力”和“心意”,会更加有力量

   针灸日记(4)关于Paul 
  

    1. 任督二脉
  鱼的助手和好朋友是美国人Paul,这位针灸硕士在中国学习中医已近15年。虽然我能和外国人顺利地交流,却一点成就感也没有,因为人家是说京片子的。
  Paul对中国古文研究颇深,喜欢练拳,站桩,着中式白衣,讲中式笑话。听到我说“道貌岸然”这类他不懂的成语,就会好奇地追问。
  Paul拥有一些和鱼不一样的手法,可以与鱼的针灸完美地结合起来。所以,鱼开玩笑说,联合国针灸组在为我诊病。我也开玩笑:那可以为我打通任督二脉吗?Paul歪着头想了半天,说任脉不可以,督脉可以。
  Paul的手法,可以理解为深度按摩,亦是一个寻找症结的过程。他按得非常慢,非常细,力量缓慢地从后面渗透到前面,与后背对应的地方会有牵扯感。如果用书法来解释,大约是“力透纸背”。Paul凭手可以知道我是否能承受那样的力道,他以恰当的力度,放松僵硬的肌肉,并引导肌肉进行自我修复,也就是激发人体本身的潜能。
  
  2.勿执着
  我的背部和腰部大面积疼痛,使鱼和Paul重新思考,他们断定,颈椎病并非我最严重的问题,长期坐在电脑前和心理压力,脊柱沿线的痛点以及我的焦虑情绪,包括内脏存在的许多问题,应密切相关,亦是更大症结。
  Paul说,太执着的人,付出的代价会更大,太投入而不顾及身心。Paul又说,最初我们执着于物质,再高一点执着于精神,更高一点执着于道,到了最高的境界,才会无所执着。Paul再说,哪一种修为的方法,是不重要的。方法就像渡我们过河的船,到了彼岸,就将船放下了,不必再执着,不必负重前行。
  我只有默默听着。
  
  3.何为放下
  很多故事里会问:
  施主,你放下了吗?
  放下了,没放下?
  也许正解是:放下什么?我已无物可放。
  
  4.说瓷
  看景德镇的瓷,每每满心欢喜。喜欢纯白的瓷器,不着一字。喜欢精致的青花,耐看。喜欢泼墨般的写意,用Paul的话来说:行云流水。
  我们都是不懂瓷器的人,凭直觉和本真的感受,来说能打动自己的瓷。
  Paul喜欢瓷器上写意且极简的图案,还有那些动静相宜的图案,他认为留白很妙,给人遐想余地。我喜欢圆润而饱满的瓷器,我觉得一个饱满的形状,本身就有安神的功效。它往那里一放,自然气定神闲,传递出一种圆满而温和的暗示。
  针的尖锐是一种力量,瓷器的圆润也是一种力量。一种及身,一种及心。

    针灸日记(5)Paul论道

   点击在新窗口中查看该图

    1.湿热
  鱼曾说,针灸也有缺陷,就是不够全面。Paul的手法则可以弥补这一点,他治疗的过程同时也是发现症结的过程。
  第三次给我治疗时,Paul说,我感觉到你体内湿气很重。如果你的抵抗力很强,就会发烧来与之对抗。但你体质弱,从来不发烧,这就有问题。湿气很重而阳气不足时,就像是没法蒸发人体的湿气,比如,不能把水蒸气蒸发成……云朵啊(这个比喻超强),依然是水分留在身体里积累。所以,我觉得你湿有,热也有,但是虚热,不是实热。你越用药物清热,受伤会越多,人会越虚弱。必须在清热燥湿的过程中,同时补足阳气。
  我一直知道自己湿热很重,身体出现的很多症状和困扰皆源于此。但尚未听过Paul这种解释,这应是典型的中医辩证思维吧。
  
  2.大学之道
  我说,接受针灸对我来说,也是一个悟道的过程。
  Paul说,道无处不在。
  三年前我胸背剧痛,四处求医问药不得其法,硬生生地痛了两年。现在回头去想,因为多种症状交错,导致各大医院判断错误,认定病根在内脏。如果那时候就治颈椎,也许我不会多受这么多苦,走这么多弯路。但是,这只能说明机缘未到,无论怎么努力,都找不到也许近在咫尺的正确答案。
  Paul叹道,这真是奥妙。这世界上,每个人都在寻找东西。根据我们内心的状态,每个人会发现什么重视什么喜欢什么,都不一样。
  想找到答案,得到好的东西,需要心静与智慧。就像大学之道中说:“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”思虑需要有智慧,如果没有静心去想,就不会有定,亦不能有所得。
  
  3.动与不动
  我一直纳闷一件事,生命到底在于运动还是静止?
  Paul说,你打过坐吗?我答,没有。
  打坐的人,看似没有动,其实内在在动。不是指心动,而是当人进入某种状态时,他的体内是“运动”的,气血畅通,肌肉运动,所以并不会生病。
  人静坐下来,运气,会感觉到身体哪个部分不舒服,哪里有隐痛,气功中所谓的“气冲病灶”也许亦是如此。而且,当心真正静下来,病痛可能会减轻或感受不到。
  Paul说,大动不如小动,小动不如不动,不动即是大动。
  
  4. 妙在似与不似之间
  齐白石说,绘画“太似为媚俗,不似为欺世”,是以他主张“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。
  总觉得针灸与绘画有相通之处。
  面对针炙与按摩,我必须全身心地放松,这样肌肉才能松驰下来,治疗效果更好。但当需要大力“推攘”时,又不能完全放松跟随,这样他的力道将无处可遁。此时应该有一点点“阻力”给Paul。所以我称之为“妙在抗与不抗之间”,肩膀是抵抗的,肌肉是放松的,拿捏得好了,十分符合中庸之道。说到“恰到好处”,还有Paul练拳、站桩对针灸的作用。重要的不是让他的手有力量,而是更稳定和受控制。
  
  5.描述
  Paul说,有些东西,或者感受,是不能用语言描述的。
  当你开始用语言描述它的时候,它就消失了。
  语言开始得越早,你得到的真实就越少。

1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验证问答 换一个

相关分类

Archiver|重庆针灸推拿健康网   

GMT+8, 2024-4-14 05:44 , Processed in 0.010132 second(s), 1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